Lin清宴

〔风居住的街道〕| CP:谢童x关雎尔

〔风居住的街道〕| CP:谢童x关雎尔

Chapter 3

       关雎尔一向不喜欢上体育课,尤其是夏天和冬天,能逃掉体育课就逃,反正体育老师从来都不查人数。但是她也不会撒了欢儿地满校园跑,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教室里面看一看小说,或者写一写随笔之类的。

       今天也不例外,关雎尔像往常一样翘掉了体育课,右手支着下巴,看着窗外发黄的梧桐发呆。一阵阵微风吹来竟有些许的凉意,也是,已经十月份了。

       她轻轻地将窗户关了起来,又用手搓了搓双臂,这才感到一丝暖意。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这位同桌总是喜欢开窗户,每天来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窗户。虽然她有时候会冷,但是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毕竟两人的关系仅仅停留在“认识”、“好像是同学”的层面上。而且他们之间的交流屈指可数,内容毫无营养,全是“让一下”、“谢谢”、“没关系”等等这样宛如陌生人一般的对话。连“偶尔”偷听他们两个说话的邱莹莹也不禁吐槽道她这同桌跟没有一样。

       但是邱莹莹不知道的是,每当关雎尔表现出一点点冷的时候,谢童总会及时地把窗户关住,或者她下课睡觉的时候身边有人吵闹,他都会投以冷漠的目光,以至于周围一小片的地方安静下来。

       ――当然邱莹莹是不会注意到后一点的,因为她本人睡的时间比关雎尔还长。

       神游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以后关雎尔才想起英语老师吩咐她判卷子的任务,她拿了根红笔就匆匆走出教室,打算先上个厕所再去办公室。

       关雎尔刚走到一楼就听到楼梯后面传来奇怪的动静。她突然想起来邱莹莹曾经好心给她科普过的故事:学校一楼的楼梯后面有一个房间,曾经有一个女学生在里面自杀过。尸体是在五天后发现的,当时警察一进去,尸臭味就扑面而来,熏得他们都不能正常工作了,味道散了好几天才没有了。从那以后那个房间就锁了起来。

       不会是……那个女生的冤魂吧……想到这里关雎尔不禁哆嗦了一下,右手紧紧地攥着红笔,连骨节都开始发白。

       “你他妈以为你转了学就没事了?”隔着门板她还是听到了里面的对话。

       “这事不解决老子跟你没完!我告诉你谢童,要不是因为你,老子也不会被开除!一起上,往死里打!”

       瞬间,关雎尔的脸变的更白了,她刚想冲进去,却又冷静下来。这样贸然进去根本不是办法,她需要去叫老师!接着转身就跑向教务处。

       “主任!有人……有人打架斗殴!你快去……看看吧!”关雎尔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哭腔,眼睛也红了,抓着门框的手在隐隐地发抖。

       “都给我住手!”

       昏暗的屋子突然亮了起来,关雎尔只见五六个男生围着谢童。被围在中间谢童脸上早已挂了彩,嘴角边还有一些血迹,凌乱的黑发下是一双毫无感情波动的眼睛,漆黑的眸子在这片黑暗里却格外的明亮。他听到声音抬起来头,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熟悉的身影。女生在高大的教导主任身后努力地让自己显得很有气势,但微微颤抖的身体却出卖了她。

       “老师,我……我先带我同学去医务室,他受伤了。”关雎尔克制着内心的害怕走到谢童面前,将他从那个昏暗的屋子里拉了出来。

       教导主任看着谢童脸上的伤判断了一下他好像是受害者便同意了,“处理好了就到教务处来。”

       “谢谢老师。”关雎尔猛地点了点头,拽着身后的谢童就往医务室走。

       谢童看着眼前明明害怕的不得了却装作不在意的女生,如墨一般的长发已经有些凌乱了,还有那只拽着他袖子的白皙的手,连指甲都修理的整整齐齐,一看就是规矩的好学生,大概是因为跑着去找老师,所以呼吸有点急促。

       那么一瞬间,有什么东西填满了他的心窝,是柔软的触感。

       他突然就想起了一句歌词――

       你呀你终于出现了

       我们只是打了个照面

       这颗心就稀巴烂

       好像有什么东西开始一点一点地往下陷了。

―――――――――――――――――

看完了42集整个人都稀巴烂了23333关关真的好棒啊!童哥被反撩了hhhhh

果然这才是我最想看到的恋爱QAQ

真的好棒!

所以……虽然我不应该这么晚睡但是!但是真的好开心,于是就写完了第三章!以及日常不检查错字……

进展的是不是有点快……?

嗯就这样,大家晚安!顺带高三的学长学姐们加油呀!给你们比个心💜

评论(6)

热度(50)